内容正文

1976年9月9日,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了18年的警卫员龙开富突然感到心里不舒服,他当即对妻子说:“看来我快要不行了,你们要考虑我的后事了。”

妻子十分疑惑地说:“怎么可能?你今年才68岁,怎么快要不行了?”龙开富没有理会妻子,只是躺在床上呆呆地望向天花板。

毛主席

这天下午4点,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了毛主席与世长辞的消息。龙开富听后泣不成声,当即晕倒在地。1977年2月3日,也就是毛主席去世后的第147天,龙开富也去世了,享年69岁。

龙开富去世前还留有遗言,当叶剑英元帅得知后感慨道:“让他回北京,回到主席身边吧。”

那么龙开富和毛主席有着怎样的关系呢?他临终前的遗言又是什么呢?

来到毛主席身边工作

龙开富原名谭罗仔,1908年出生在湖南省茶陵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中。在龙开富4岁那年,由于家里实在是太过贫穷,母亲不治身亡,而他也被过继给舅舅,从此改名为龙开富。

龙开富从8岁就开始下田劳作,15岁舅舅去世后,他又跟着当泥水匠的爷爷走街串巷,一边学习一边做泥瓦匠,还顺便跟着邻居学了点功夫。少年时的龙开富遭受到不公平的剥削和压迫,这也点燃了他心中想要反抗的怒火,他想着总有一天要打破旧世界,翻身求解放。

龙开富

1926年爆发大革命高潮,茶陵乡村策应北伐战争,农民运动风起云涌。在这次大革命高潮中,龙开富也参加了农民协会,不过在一次和土豪劣绅的斗争中,他却不小心捅伤了地主家的少爷。

1927年,蒋介石发动震惊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没过多久,反动军官许克祥就在长沙发动了马日事变。当时茶陵很多共产党人都英勇牺牲了,龙开富对敌人的仇恨也越来越多。

由于龙开富对敌斗争非常积极且勇猛,因此他也成为地主豪绅的死对头,他在家乡待不下去了,便决定出去寻找革命队伍。

龙开富拿着一封农民协会的介绍信,先是跑到大革命的策源地广州,但很可惜没有找到共产党;随后他听说武汉国民政府保护工农运动,于是又来到了武汉。然而非常不巧的是,此时汪精卫又在武汉背叛革命,龙开富也无法打听到共产党的消息,他只好在车站码头帮人挑行李谋生。

一次,龙开富在为一位姓蔡的先生挑行李时,忍不住和他说了自己的遭遇。蔡先生了解后,说:“我觉得你还是先回茶陵老家躲着比较好,一定会有革命军去你们家乡的。”就这样,龙开富又回到茶陵东边的秩堂山躲起来,每天靠打猎、挖野菜度日。

1927年9月下旬,躲在深山里的龙开富得知毛主席率领的队伍来了,他连忙跑出大山,缠上人称“宛麻子”的工农革命军三营党代表宛希先,死活都要跟着他上山。

部队回到茅坪后,宛希先在八角楼向毛主席汇报了此次打茶陵的情况,然后对他说:“我这次从茶陵回来还有一个意外之喜。”“哦?是什么?”毛主席好奇地问道。

宛希先说:“我从茶陵带了个小伙子上来,就放到你身边工作吧。”毛主席追问道:“是个什么样的后生?”

宛希先笑着说:“他的外号叫箩仔,身板挺壮实的,政治上也很可靠,之前还是乡农协会委员呢!就让他给你挑挑文件和书报,你不是需要这么个人嘛!”

毛主席点点头,说:“你倒是有心了,也好,省得前委的书报和文件都没有人收拾。”

几天后,毛主席第一次见到这位新来的小伙子,于是问他:“你回不回家?”龙开富说:“我不回家,回家就要被土豪劣绅杀!”毛主席对龙开富的回答非常满意,他说:“很好,那你就留在我这里工作吧。”

龙开富用的皮箩

令龙开富没想到的是,自己参加红军后竟然当上了一个挑夫——专门给毛主席挑一担有盖的四方箩,里面装的都是一些文件和书报。当时大字不识几个的龙开富并不知道这是“机要保管员”,他对这一职位并不满意,经常自怨自艾。

龙开富的编制在前委机关,说是前委机关,其实在这里工作的人并不多,刚开始只有谭政、杨岳彬和贺子珍三人,之后才慢慢增加了江华、孙开楚等人。

每次龙开富都是和谭政等人一起行动的,睡觉则和毛主席的马夫黄达共用一个小房间,也就是八角楼梯门口的杂物间。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龙开富知道谭政是前委的秘书;贺子珍是帮毛主席整理和抄写资料的;杨岳彬则是团部的宣传干事,负责前委和团部的联系。

谭政等人都是跟着毛主席行动的,因此称得上是工农革命军的首脑机关。龙开富慢慢明白自己保管的前委资料,替毛主席收集书报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渐渐地他萌生出一种责任感,而刚开始的“不满”也慢慢消除。

大家都知道边界的斗争实际上就是军事的斗争,怎样对付敌人频繁的军事进攻也成为他们该思考的头等大事。

前委机关没有固定的驻地,总是跟随部队一起行动的。如此一来,整个前委机关可以说是装在了龙开富的皮箱里。不管是印章、文件,还是毛主席的文稿、书籍,都由龙开富挑着走,日夜保管在身边。

毛主席做龙开富的思想工作

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久了,龙开富发现他很喜欢看书,每到一个地方住下后,在忙完了军政上的工作后都会看一会书。于是龙开富多了一个心眼:不管去哪里,都要想办法给毛主席找一些报纸或书籍。

慢慢的龙开富有了经验,他专门到当地地主家去找,因为只有这些家庭才会有书报。

有一次在井冈山的长富桥,龙开富从缙绅杨唐臣的家中找到一大叠《湖南民国日报》和《大公报》,不管是之前的还是最近的都有。龙开富连忙将这些报纸送给毛主席,主席见了十分兴奋,在油灯下看到半夜才肯入睡。

第二天,毛主席将这些作了记号的报纸拿给谭政等人看,并夸赞龙开富:“这些都是龙开富同志拿回来的,他的功劳很大!”

龙开富整天和谭政、杨岳彬等人一起生活,因此他的思想进步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前委机关有一个党小组,谭政是组长,他在一次会议上讲到:“前委十分注重在士兵中发展党员,我们机关也不能忽视这个问题!”

龙开富虽然是前委的挑夫,但实际上他却是前委的机要人员,因此对他的可靠性要求很好。谭政不仅希望龙开富有党籍,更希望他能尽快加入党组织。

党员们觉得谭政的想法很好,是应该对龙开富以及警卫班的战士进行思想教育工作。于是便拟定由谭政作为龙开富的培养和介绍人,杨岳彬则负责谢今古。

一天,龙开富正在房间里整理书籍和报纸,突然谭政走了进来,对他说:“箩仔,我考考你,你知道共产党吗?”龙开富一边整理一边回答道:“怎么不知道呢?过去闹农会的就是共产党,如今搞工农暴动的也是共产党,革命的就是共产党!”

谭政点点头,笑着说:“你说得没错,不过你回答得不对,我问的是你知道共产党员吗?”谭政的提问让龙开富犹豫了,他放下手中的报纸,说:“这个嘛……我知道了,你、贺子珍还有杨干事都是共产党员嘛!”

谭政继续问:“那你知道党员和不是党员有什么区别,或者有什么不同吗?”龙开富仔细想了想,说:“不就是一个当了官,一个……”

谭政听后哈哈大笑,然后说:“党员并不全是干部,队伍里每位同志、士兵、传令兵等等都能入党,大家都是一样的。总得来说,共产党是由劳苦大众中的先进分子组成的,先进分子你知道吗?”

龙开富听后连忙说:“那你的意思是我和谢今古也能入党,当党员?”不过针对“先进分子”这一问题,龙开富却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谭政见状没有生气,而是和蔼地说:“先进分子就是走在前面的人,比如说打仗时冲在前方,不怕牺牲;撤退时走在最后掩护别人。在工作中也是一样的,只要能吃得了苦,各项工作都完成的好,这样的人就是先进分子。”

龙开富听了谭政的话沉默了,好一会才说:“可是我只是一个挑着皮箩的人,部队去哪我就去哪,这我怎么先进啊?”

谭政说:

“你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每个行业都需要专人来工作。就拿你来说,保管着前委的文件和资料,这些可都是机密文件,很重要的!你只要做好了这项工作,就是在行动上符合党员的要求,换而言之,你入党的行动标准就是挑好皮箩!”

龙开富瞬间明白,他点点头说:“你这样说我就能理解了,我会挑好皮箩的!”

谭政继续说:“箩仔同志,挑好皮箩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个是思想上的理解,加入共产党不是为了别的,而是能更好地革命,你明白吗?”龙开富点点头,说:“我晓得了,我晓得了。”

除了有谭政做龙开富的工作外,毛主席也亲自做他的工作。这天毛主席将龙开富叫来,对他说:

“小龙啊,你不要因为自己的工作是挑文件就失落,你要知道你和其他人一样,都是我的警卫员,你们都是做革命工作的。你把文件保管好了,对革命也一样有功,一样可以入党的!”

龙开富点点头,说:“毛委员您放心吧,谭政同志已经找我谈过了,我不会心生不满,我会好好工作,争取跟上你们的步伐!”

此后龙开富便专心挑着担子跟随毛主席转战四方,不管战斗多么激烈,前方的情况多么危险,急行军有多少路程,他的身上始终背着两个皮箩。

龙开富: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你

1928年3月上旬,湖南特委的军事部长周鲁来到井冈山,向大家宣布中共中央和湖南省委的两项决定:

第一、撤销毛主席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一职;

第二、委任毛主席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长,率领两个团前往湖南,支援湖南各项的农民暴动。

改任师长的毛主席带领工农革命军两个团的兵力,离开井冈山前往湖南。谁也不知道这次要多久才能回来,因此机关文秘的所有文件都要带走,龙开富的皮箩也得挑走。

整整一个多月,龙开富跟在毛主席身边,和部队入桂东、下汝城,掩护湖南农军撤向井冈山……全程2000多里路,龙开富的扁担被磨得发亮,肩膀处也多了好几个补丁。

5月初,井冈山各支部队合编为红四军,没过多久,又在党内建立中共湘赣边界特委,毛主席担任特委书记。机关党支部在讨论龙开富能否入党的时候,大家都肯定了他这次去湖南的表现,认为可以吸收入党。

不过也有两名干部认为还要对龙开富进行一段时间的考验,谭政认为再考验一下也没什么大碍,便表示同意。令人意外的是,在不久后的一次行动中,龙开富因为表现出色而被同意入党。

5月16日,毛主席派红四军31团1营攻打茶陵高陇,龙开富随部队前往军阀谭延闿的老家收集报纸。当时高陇的守敌是茶陵挨户团一队,共三个排的兵力,有100多个人和枪。当守敌听说红军要进攻高陇,他们当即像过街老鼠一样逃窜,我军毫不费力便占领了高陇。

第三天,湘敌吴尚的一个团和茶陵挨户团向高陇反扑,红31团1营的战士们和敌人进行激烈的战斗。在一阵阵激烈的枪声中,龙开富淡定的挑选了两大布袋的书籍和报纸。

5月18日,朱德和陈毅率领红28团与红31团1营会合,成功打败高陇的敌军,随后开始执行毛主席奔袭赣敌的计划,连夜冒雨行军前往永新。战士们全走了,只留龙开富挑着扁担往茅坪赶。

龙开富一人挑着六七十斤的书报,冒雨步行100多里路才回到茅坪。龙开富不仅没有弄丢、弄湿一份资料,还为毛主席找回一本《三国演义》。

龙开富一见到毛主席,就连忙将书报挑出来,并从中拿出《三国演义》,递到毛主的手中。毛主席见后哈哈大笑,连声称赞:“这真是拨开乌云见青天,快乐不可言啊!”

1928年6月上旬的一天,特委机关党支部在八角楼谭政的办公室,为龙开富举行了庄重的入党仪式。仪式结束后,毛主席紧紧地握着龙开富的手,向他表示祝贺。

1929年2月9日,毛主席和朱德率领红四军抵达瑞金和宁都交界的大柏地。毛主席和朱德审时度势,决定满足战士们想要战斗的心,利用大柏地的有利地形打一个伏击战,教训一下尾随的敌军。

大年初一下午,红四军前哨士兵和敌军一个团接上火,战士们一边打一边退。敌人不知道这是我军的计谋,依旧穷追不舍,当敌军一步步走入我军的伏击圈后,我军瞬间发起进攻,杀喊声响彻云霄。

不过由于红四军的子弹太少,战士们只好用石块、刺刀等武器和敌人血战。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敌兵突然来到前委机关这边,毛主席看后方没有退路,便命令警卫排上阵杀敌。

排长贺庆元有些犹豫地说:“我们都上阵杀敌,那谁来保护您?”毛主席果断说:”不需要保护我,你给我一把枪,我也上去杀敌!“

一旁守着皮箩的龙开富见状连忙说:“不行不行,我去冲锋,您不能去!”毛主席说:“你留下来守着皮箩,那些文件很重要!”此时贺子珍因为怀有身孕不便上阵,便对毛主席说:“你们去吧,皮箩我来守!”

毛主席一边高喊“冲啊”,一边向敌军阵营冲去。警卫排的战士们也连忙冲上去,在敌群中和敌人拼杀,龙开富和贺庆元等人簇拥着毛主席,边杀敌边保卫着他。

这是毛主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上阵冲锋。红军战士知道这一情况后,受到极大的鼓舞,这次不仅取得了伏击战的胜利,还一举攻占了长汀城。

部队抵达瑞金后开始进行整编,警通排的3个班也开始进行人员的调整和补充。此时,毛主席向大家提议:“龙开富的力气很大,还能用扁担杀敌人,应该去当班长。”

紧接着朱德推荐了杨得志:“杨得志是老特务连的,杀敌很有一套!”毛主席点点头说:“杨得志我认识,欢迎他来工作。”

就这样,龙开富担任警通排一班班长,杨梅生担任二班班长,杨得志担任三班班长。

1929年6月,在一次会议中,毛主席落选前委书记,以前委特派员的身份去闽西指导地方工作。毛主席临出发前,龙开富说:“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随后毫不犹豫地担负起保卫毛主席的重任。

龙开富逝世,叶剑英得知其遗愿后:让他回主席身边吧

1934年10月,红军开始长征,毛主席被编入中央三队中。队里除了毛主席和警卫班外,剩下的便是马夫、挑夫和担架原等等。当时龙开富已经是红一军团司令部第四科科长了,当他得知这一消息后,一再请求组织,希望自己能和毛主席一起走。

当龙开富再次来到毛主席身边的时候,毛主席问他:“你放弃那么好的工作跟着我,你不后悔吗?”龙开富说:“我不跟着你,我会后悔一辈子!”紧接着龙开富将毛主席的书籍和重要文件整理好,亲自用皮箩挑着。

在长征路上,由于环境十分恶劣,再加上缺医少药、缺少食物,因此战士们只好吃草根和树皮。在这种情况下,毛主席对龙开富说:“小龙,你负担太重了,丢一些书籍和文稿吧。”

龙开富坚决不同意:“主席,不行,这些都是你的精神食粮,就算是拖我也要拖着走!”最终龙开富活了下来,毛主席的书稿也没有缺少一张一页。

毛主席(后排左三)、龙开富(后排左四)

1937年的一天,当年在井冈山的一些老战友来到毛主席的住处看望他。一番交谈后,有人提议:“主席,不如我们这些老战友都来合个影吧?”毛主席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然而当摄影师准备好后,毛主席却没发现龙开富的身影,于是问:“怎么不见龙开富?”有人回答道:“他上山开荒了。”

毛主席说:“那我们大家再等等他,让他一起来。”等龙开富满身汗跑来的时候,毛主席连忙将他拉到自己身边,见他没戴帽子便说:“你怎么没戴帽子?快将我的戴上!”

1945年,陪伴毛主席18年的龙开富离开延安,前往东北工作。1950年,东北军区收到一封信,意外的是信上没有地址和落款,只有“东北龙开富”五个字。

大家对毛主席的字很熟悉,因此见后纷纷喊道:“毛主席给龙开富来信了!”龙开富将毛主席的信打开,只见里面写着:“你现在是领导干部了,要谦虚谨慎,好好学习,做一个好榜样,多为人民服务!”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与世长辞。当时龙开富已经是肺癌晚期了,所以大家都不敢告诉他。这天下午,龙开富从广播中得知毛主席去世的消息,他嚎啕大哭,紧接着便晕倒在地。

1977年,龙开富的身体越来越差,1月28日他突然从昏迷中醒来,随后嘱咐家人:“我这辈子没向组织提过什么请求,如今我快要不行了,我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回到主席他老人家身边。”

在场的人听到这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在这个时候龙开富的妻子对他说:“新疆军区的老杨给你送了点哈密瓜。”龙开富问:“哪个老杨?”妻子回答道:“杨勇司令员。”

龙开富当即大喊道:“谁也不许吃!毛主席这辈子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你们都不许碰,我要给主席送去!”

1977年2月3日,龙开富因病逝世,享年69岁。当龙开富的家属将他的遗愿上报给党中央的时候,担任副主席的叶剑英说:“让龙开富回北京,回到毛主席的身边吧。”

不久后,龙开富的骨灰被安葬到八宝山革命公墓,又回到了他警卫18年的毛主席身边。

趣发彩票平台,趣发彩票官网,趣发彩票网址,趣发彩票下载,趣发彩票app,趣发彩票开户,趣发彩票投注,趣发彩票购彩,趣发彩票注册,趣发彩票登录,趣发彩票邀请码,趣发彩票技巧,趣发彩票手机版,趣发彩票靠谱吗,趣发彩票走势图,趣发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趣发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