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正文

国家多次强调政府坚持过紧日子,有何深意?

日期:2022-09-16 14:39 作者:admin 点击数:

  国家多次强调政府坚持过紧日子,有何深意?

  陈益刊

  财政收支矛盾加大背景下,近期国务院多次强调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以保民生,让老百姓过上稳日子。近日国务院开展第九次大督查,督查内容包括核查一些地方“三公”经费不减反增等问题。

  多位财税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近些年政府过紧日子成效明显,已经是国家的一项长期方针。今年以来地方财政收入受到冲击,刚性支出不减反增,收支矛盾加大,因此政府更需要坚持过紧日子,优化财政支出结构,保障民生等重点支出。而这并不容易,因为会改变部门原有利益格局,还会涉及更深层次体制机制优化和制度完善问题,因此需要建立长效机制,从源头上推动见成效。

  政府日子越过越紧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坚持政府过紧日子,更好节用裕民。

  7月2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各级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各财政供养单位要勤俭办一切事业,腾出资金优先保障基本民生。

  8月16日召开的经济大省政府主要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提到,中央财政对地方转移支付已基本下达,各省要坚持政府过紧日子,盘活财政存量资金,保持财政收支平衡,加大财力下沉,保障基层“三保”尤其是保基本民生支出、保基层工资发放。

  8月30日,财政部公布了《2022年上半年中国财政政策执行情况报告》,在下半年财政政策展望中提出,坚持政府过紧日子,严格落实压减非急需非刚性支出,腾出更多资金用于稳市场主体稳就业保民生。

  所谓政府过紧日子,其实就是党政机关特别是中央机关带头厉行节约,把钱省下来用于支持民生和市场主体。这并非短期应对措施,而是国家一项长期方针政策。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施正文告诉第一财经,近些年政府通过持续压缩办公等一般性支出,压减“三公经费”等,腾出资金保民生,成效明显。而当下受疫情等冲击,财政吃紧,收支矛盾突出,国家多次强调坚持过紧日子,政府日子将过得更紧,标准更高,希望借此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收支矛盾,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根据财政部最新数据,今年前7个月,全国广义财政收入(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收入之和)约15.8万亿元,同比下降约14.3%,广义支出约21.1万亿元,同比增长约12.6%。广义财政支出大于收入约5.3万亿元,远高于去年同期(2611亿元),财政收支平衡压力较大。

  今年以来,为了落实政府过紧日子,中央财政在前两年本级支出负增长基础上,今年继续安排中央部门支出同比下降2.1%。不少地方财政出台更细更有力举措,引起市场关注。

  比如,安徽省财政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厉行节约坚持过紧日子的若干举措》提出,文件资料一律双面印制,会议不发笔、本等办公用品等。这些内容一度冲上热搜。

  另外,一些地方也在进一步规范工资津贴补贴和各项福利,调减和压缩非急需、非刚性支出。

  中央财经大学预算管理研究所所长李燕告诉第一财经,近几年的政府“过紧日子”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非紧急非必须的支出得到了压减。而对于以往在财力比较充裕基础上,已经形成的政府各部门较高的支出基数来说,优化支出结构也并不简单,对政府部门来说意味着要改变原有的利益格局。

  过紧日子需进一步完善机制

  近期不少省份审计部门公开了2021年度当地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下称“审计报告”),在肯定地方“过紧日子”有成效的同时,7个省份指出个别地方或部门落实过紧日子要求不到位或不够严格。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了上述省份审计报告指出的具体问题,包括一是一些部门单位年底突击花钱;二是部门所属单位无预算、超预算或超范围、超标准列支“三公”经费等,会议费、培训费等较上年不减反增;三是一些部门无依据发放稿酬、季度考核奖励,或违规从财政资金列支应由个人负担的费用等。

  施正文认为,少数部门单位仍然年底突击花钱,是想避免没用完当年预算额度而在下一年被削减预算额度,这其实是为了花钱而花钱,而非公共服务的需要,有违财政资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宗旨。

  李燕表示,从政府各部门来说首先要提高认识,面对从“好日子”到“紧日子”要提高站位,有大局观,在申请预算时要克服本位主义,克服保基数、占盘子的惯性思维。

  “从财政来说,如何做到更加科学地优化支出结构,避免简单化,一刀切,还涉及更深层次体制机制优化和制度完善问题,如优化支出结构背后是优化部门及部门内部的职责问题,所以要以部门事权事责清晰为龙头,绩效为抓手,推进优化预算的各项基础性工作的改进,如科学的支出范围和标准、精选的项目库建设等。”李燕说。

  施正文表示,要真正落实紧日子,需要牢固树立官员“过紧日子”思想,严格执行预算法规等法定程序,推进零基预算和支出标准科学化,提高预算科学性,并强化监督。

  李燕表示,从上述各地审计查出政府过紧日子方面的问题表现来说,大多隐藏着体制机制问题、部门利益以及预算管理等问题,涉及到预算的编制、执行等环节,因此要想整治顽症,就既要进行“经济体检”,找出病灶,更要通过制度技术创新,未病先防,以优化支出结构为契机,建立长效机制,从源头上推动见成效。

  她建议,对预算管理体制机制还不完善的要深化改革加大建章立制;对由于部门财务管理能力滞后、政策制度不理解的要加大学习与培训;对主体责任不到位的、制度执行不到位的加大追责与问责;对故意违法违规屡审屡犯的要加大曝光力度,坚决予以查处。

  此前财政部部长刘昆撰文称,不论我们国家发展到什么水平,不论人民生活改善到什么地步,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思想永远不能丢。必须把过紧日子的要求切实贯彻和体现到财政工作的全过程和各方面,持续完善公务支出管理制度体系和标准体系,降低行政运行成本,强化督促落实,推动形成不敢不能不想铺张浪费的长效机制,勤俭办一切事业。